2014年9月22日 星期一

媒體專訪:陳鈺萍:我辭去婦產科醫師工作,哺乳八年

女性生了小孩,不免在工作與家庭的天秤兩端搖擺:「究竟要不要將工作停擺,回家當全職媽媽照顧孩子?」前馬偕醫院婦產科醫師陳鈺萍,曾經也在這樣的難題中搖擺不定,最後她選擇辭去工作、回歸家庭照顧孩子,且成為一個哺乳八年的資深母乳媽媽!許多人質疑:「把工作辭掉,等於犧牲了多高的月薪在帶孩子?」她不以為意,輕描淡寫地說:「我知道無論我花多少錢,都請不到像我一樣的保母來照顧孩子。」



陳鈺萍聊起自己懷第一胎時,挺著大肚子在醫院工作的經驗:「當醫生是沒有勞基法的,懷孕一樣要值夜班,但是值夜班的任務是必須在10分鐘內處理『緊急剖腹產』的問題,那是胎兒與媽媽生死交關的時間點,但當我肚子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,根本跑不動,身體實在無法負荷,那是我第一次覺得無論我怎麼努力,『我的身體就是懷孕的身體,無法負荷這樣的職業』」。

後來老大出生,陳鈺萍選擇先從大醫院離開到診所服務,工作步調慢下來了,她嘗試在工作和育兒兩邊取得平衡,然而,因為要照顧孩子,同時也必須顧及病人的感受,她內心始終有一股說不出的歉疚感:「我覺得自己辜負了兩邊,一方面是去上班,每天早上在辜負孩子,無法陪他們;到了醫院,我又辜負產婦對我的信任,我沒有辦法在她們生產的時候,保證自己可以在場。」

最後,陳鈺萍決定做一個切割,「寧可不要同時辜負兩邊,把工作辭掉,孩子不用每天哭著找媽媽;產婦也不用對於醫師不能陪產的狀況而感到失望了。」


孩子是「誰」帶,很重要
 

決定辭掉婦產科醫師工作時,許多親友的關心和意見會出現,畢竟婦產科醫師的工作,必須不斷的在實作中去維繫開刀或接生的技巧,選擇離開,難道不怕將來無法回到工作崗位,會很可惜?陳鈺萍沒有擔心這個問題,她認為身為母親,自己是最適合照顧孩子的人
兩個孩子不喜歡推車,為了哺乳的機動性,陳鈺萍經常把孩子往身上一揹,就到處趴趴走。

 「很多人會覺得孩子給『誰』帶都沒關係,但我覺得這個人是『誰』還蠻重要的,」她接著說「孩子和媽媽彼此互相需要,依附也是雙方面的,所以不一定是孩子黏媽媽,其實媽媽也會黏孩子。就生物性的觀點來看,以孩子而言,對媽媽的依附是他們活下去的基本需求;以媽媽而言,從懷孕開始的荷爾蒙變化、心態的轉變、母職的調適,都是媽媽會經歷的過程,所以媽媽是照顧孩子最理想的人,媽媽與孩子,可以彼此學習成長。

陳鈺萍也分享自己哺乳多年的體悟:「『孩子和媽媽其實是彼此互相需要的』,大部分的人都會覺得是媽媽在照顧孩子,但其實在育兒過程中,許多媽媽會發現很多育兒的方式,其實是孩子釋放出的訊息,教她們怎麼作,這個能量是媽媽與孩子互相給的。」

 而全職照顧孩子,也讓陳鈺萍領悟「沒有什麼是可以預先規畫的」,她進一步說,「帶孩子可以增加媽媽對事情的接受度和應變能力,每天張開眼睛,妳都不知道孩子又要出什麼課題,這些是當妳不是照顧者的時候,永遠不用去面對的變動,但『和孩子相處因為這些變動,也增加了媽媽對很多事情的容忍度』。」

當年即便是婦產科醫師,對母乳知識也匱乏

 重新回到單純照顧孩子的媽媽角色,使陳鈺萍更能理解一個全心想要哺乳的媽媽,會遇到的困難跟問題,這促使她想更進一步鑽研哺乳相關知識,投入母乳哺育的專業。

陳鈺萍坦言,即便自己是婦產科醫師,但十年多年前她生小孩時,母乳的知識仍相當匱乏,「一開始餵奶時,在我所受的教育中完全找不到任何餵母奶的資訊,整個懷孕、生產、哺乳的過程,很多東西我其實不是從醫學中去找到答案,反而是從網路、媽媽間的經驗談來獲取。」

她也聊到十多年前,還在大醫院急診室服務時,遇到脹奶發燒的媽媽來就診,大家根本不知道如何處理,當發現自己沒有相對應的知識去幫助病患時,讓當時的陳鈺萍更覺得應該要好好的去進修,來充實母乳哺育的知識。

隨著母嬰親善制度的推動,現今哺乳觀念普及,陳鈺萍也抱持肯定的態度,「這十幾年來,不僅改變了媽媽的觀念,也改變了醫院醫護人員的觀念,醫院從完全以配方奶思維去操作的醫學常規和流程,轉換成母乳親善的流程,它所有認證的項目,每一條都是要幫助媽媽餵母奶可以更順利。」對於許多媽媽對母嬰親善負面的經驗評價,陳鈺萍則認為「母嬰親善政策已達到大家轉型觀念的任務了,接下來應該要想得該怎麼做,協助媽媽更順利的哺餵母乳。」

 助產士接生,理解哺乳成功的關鍵是「生產經驗」

 經歷孕期哺乳、同時哺育新生兒和學步兒,兩胎哺乳資歷累積共八年,陳鈺萍說自己會深信母乳的好,受到媽媽的影響很深遠,她分享自己出生的年代,剛好是在助產士接生潮流的末期,但也因為是由助產士接生,媽媽被引導了很棒的生產、哺育觀念,使她成為家中唯一喝母奶長大的孩子。

「即使我自己當婦產科醫師,在接生的過程當中遇到什麼想不通的事情,還是會問我媽媽,尤其自己生過小孩之後,會發現在教科書上學的東西,跟實際上在生產上有很大的落差。」也因為這樣的淵源,讓陳鈺萍理解到「生產的經驗不好,其實會嚴重影響到妳餵奶是否順利,所以改善哺乳的第一步,是回到源頭去改善生產方式,整條生產、哺育之路才會順暢」。

她舉例,大部分人的生產過程大都是躺在床上,這其實並不符合自然的原理,產程延長了,媽媽也消耗了過多體力,產後當然就沒有力氣立即哺乳。另外,在母嬰同室推行前,小孩出生後都在嬰兒室給護士照顧,也大大影響了母乳哺育的成效。

「護理人員看到新生兒在哭想要喝奶,從先打電話通知媽媽、媽媽整理好走到嬰兒室去,至少要花20-­30分鐘,那時孩子已經哭累了,等媽媽要餵奶時可能就不想喝,或是因為哭得太累而喝到睡著,這樣操作的流程,非常不利於產後母奶運作的頭幾天,導致很多人要不就覺得自己沒奶,要不就覺得餵奶很麻煩,可能從此就不餵了。」

孕期哺乳,是自己對醫學的挑戰
 
陳鈺萍餵母乳總共八年,第一胎喝母奶到三歲半,她懷孕了卻沒有因此讓老大離乳,選擇持續哺乳到生產後,繼續讓老大和剛出生的弟弟一起分享「食物」。她說:「孕期哺乳是一種自己對醫學的挑戰,她想以自己為實驗,來證明孕期哺乳是可行的。

老二出生時,陳鈺萍同時哺餵老大與老二,為母乳之路留下甜蜜的紀念。

陳鈺萍強調,很多媽媽會擔心孕期哺乳會影響胎兒的健康,但其實初期的胚胎靠的是媽媽子宮裡本來的養分,媽媽的營養狀態不會對孩子造成多大的影響,且「孕期哺乳所造成的子宮收縮,其實比懷孕期間作愛所引起的子宮收縮還要弱,產科醫師並不會去規定孕婦不能作愛,卻可能建議孕婦不要哺乳。

她補充,三個月前的流產機率本來就很高,有的媽媽把流產歸咎於孕期哺乳,卻不曉得胎兒可能本來就有染色體的問題,是不健康的胚胎,所以不管餵不餵奶都可能會流掉,這是一個自然淘汰的過程,但在醫病關係緊張的今天,大多數的醫師還是會選擇建議孕期媽媽「停止哺乳」。

陳鈺萍成功的完成孕期哺乳,也繼續同時哺育兩個孩子,給他們滿滿公平的愛,過程中孩子也因為喝奶有爭寵的情況,她笑說:「哥哥已經三歲,本來白天只喝一兩次,但弟弟出生之後,他發現弟弟一天要喝十幾次奶,他就也要喝十幾次。」後來經過媽媽的調解,兩個孩子才變成輪流喝,弟弟優先、哥哥排隊,一起分享媽媽珍貴的母乳!

和平離乳 母愛依然在
 
同時哺育兩個孩子一段時間後,陳鈺萍感受到大孩子吸吮的方式會讓她比較不舒服,甚至會有排斥的感覺,於是才決定讓老大離乳。

「對我來說,孩子已經跟我依附這麼久,那已經變成一種習慣、一種相處的模式,要離乳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」後來一次兒子生病,喝母奶卻完全沒有減緩病症,陳鈺萍趁機告訴兒子:「因為你已經長大了,媽媽的母奶沒有辦法保護你了。」她特地安排了一趟親子旅行,讓孩子換一個環境,不會因為周遭事物聯想到喝母奶的事,成功的讓老大離乳。

現在,兩個孩子都已經念小學,對於當初喝過媽媽母奶已經沒有太多印象,但對陳鈺萍而言,哺育兩個孩子母乳,是她人生中最美好難忘的時光,現在她擔任哺乳諮詢醫師,運用自己的經驗和專業,幫助更多想餵母奶的媽媽,陳鈺萍特別想鼓勵母奶媽媽:「老天爺不會給這個一直付出的身體沒有回報,因為哺乳,會讓你去思考如何過健康的生活,改掉以前不好的作息和飲食習慣,那都是媽媽哺乳所帶來的收穫!



刊登來源:http://info.babyhome.com.tw/article/8521